互联网智慧医院核心是患者管理 医疗质量与安全是生命线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互联网诊疗凭借无接触等独特的优势得到了国家主管部门以及各级医疗机构的大力推广。为助力“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及“互联网+医疗健康”支撑体系的健全完善,提高医疗健康服务可及性,提升医疗卫生现代化管理水平,4月26日,由拜耳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公益支持的“健康医路行——互联网医院运营管理案例展示”线上活动顺利举行。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在本期活动中展示分析了互联网医院建设的经验,西安交通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施秉银教授、信息中心主任钱步月教授,北京医院副院长杜元太教授,山东大学附属济南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院长苏国海教授,深圳市人民医院网络医院负责人陶红主任等互联网医院运营管理领域的专家出席了线上活动,并就互联网医院医疗质量如何保障、内部职能部门如何分工等问题分享了管理经验。

案例展示连线直播现场

施秉银院长担任大会主席,他表示疫情期间互联网医院解决了很多传统医疗方式无法解决的问题,但互联网医院的发展也面临传统就医习惯束缚、政策限制等诸多难题。施院长强调,在当下的特殊时期,厘清互联网医院发展面临的问题,对后期推动互联网医院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大会主席施秉银院长

互联网智慧医院核心是患者管理

“大型公立医院的体验很差不是来自于医疗质量,而是来自于整体的就医流程。”西安交通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信息中心主任钱步月教授以“互联网医院的管理”为题作了主题演讲,钱步月教授认为,互联网医院不仅仅意味着网上看病,更重要的是利用信息化手段提升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服务。

“互联网智慧医院最核心的部分是患者管理。”钱步月教授强调,互联网医院的一大优势在于,信息化的手段扩管了医生对患者的管理,医生能通过技术手段更加便捷地查看患者资料,更加便捷地为患者提供服务。通过个性化的全程管理,医生能整体设计从院前对患者的科普教育,到院中相对应一系列的医疗服务,再到愈后给患者制定随访计划的全流程。

“全流程管理更多强调是学科维度或者是专科化。”钱步月教授表示,全程化的管理可以整体提高工作效率,每个患者进来之后面对的都是团队提供的医疗服务,医生、药师和护士多方组成的团队可以通过全流程的管理更高效科学和定制化地去管理患者。

“互联网医院在信息化的过程中应该逐步扩展成一个生态”,钱步月教授认为,互联网医院要形成连锁的改变,而不仅仅是一个信息化便利的途径。“我们希望以后患者就医的时候,可能从网络入口进来,也可能从门诊入口进来。因此,我们医院也能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互联网医院绩效管理应向医务人员倾斜

“互联网医院是一个新的生态。”在以“互联网医院医护人员绩效考核方式”为主题的讨论环节,北京医院杜元太副院长提出了差异化处理的建议。杜元太副院长认为,由于全国各个地方互联网医院发展水平不一,不同医院的考核方式也应该因地制宜。“在互联网医疗收费低但业务量大的地区,可以通过的补贴方式鼓励医务人员”。杜元太副院长表示,互联网诊疗真正的主力是医生,只有医生有积极性参与到这项工作中,互联网诊疗才能更好发展。

山东大学附属济南市中心医院苏国海书记持相同观点。苏国海书记表示,三级甲等医院普遍患者多、医生忙,所以在互联网医疗服务方面更多利用的是医务人员碎片化的时间。“既然更多地使用了医生的碎片时间,绩效应该有所倾斜。”苏国海书记指出。

“绩效也是利益分割。”深圳市人民医院网络医院负责人陶红主任认为,互联网医院和移动医疗是对传统医疗服务的有利补充和院外服务的延伸,突破了实体医院的围墙,实现了很多传统医院不可能实现的目标,这是一个未来新的生产力和发展方向,理所应当给工作主体的医生绩效倾斜。“但政策还是相对滞后。”陶红主任也指出,互联网医院的经费来源涉及医保等政策问题,相关内容尚未细化落地。

强化互联网医院内部协作配合

互联网医院是新兴业态,医务部、医保部、药学部、信息中心等传统医院的职能部门在互联网医院平台上如何定位,如何进一步加强协作配合,也是互联网医院管理面临的难题之一。

苏国海书记在讨论中提出了“医务部和信息部应该是关键”的观点,苏国海书记解释到,互联网医院提供的服务本质上还是医疗行为,没有医疗的需求互联网医院无从发展,医务部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互联网医院本身作为一个信息化快速发展的结晶,同样也离不开信息基础的保障。

“相较于传统医疗,互联网有信息部的重要性更高。”杜元太副院长认为,互联网医院生态的建立需要不断把新的需求转化成计算机语言和程序,“信息”是其中的主角。据杜元太副院长介绍,北京医院已经在信息中心设立了互联网医疗大中台。“搞信息化的可以是信息专家,也可以是临床专家,也可以是管理岗位,我们信息部门也有临床和管理专家,能跟医药、医保各部门有很好的沟通。”杜元太副院长补充到。

深圳市人民医院网络医院则采取了不同的部门结构。据陶红主任介绍,深圳市人民医院专门成立了独立的网络医院科室,信息科和其它部门作为辅助,技术问题则由专业的第三方IT服务公司处理。

“医务部和信息部门都可以来牵头。”钱步月教授提出,医务部本质上是一个监管,对线上各类型的职业运营是一个监管的角度,钱教授认为这种运营并没有直接相关的冲突,但部门间的协调一定需要来自医院顶层良好的支持。

互联网医院要保证医疗质量与安全

医疗质量与安全是医院发展的生命线,加强医疗质量与安全管理并持续改进是医院管理的永恒主题,对互联网医院而言也是如此。针对“如何保证互联网医院医疗质量安全”这一议题,杜元太副院长归纳了三重保障。一是公立医院本身健全的管理机制和流程机制,二是国家对互联网医院的安全要求,三是互联网医院自身的监管体系。“我们目前有三级等保认证,也有自己的管理考核流程,过程管理还是要跟上才能做到更好”杜元太副院长表示。

“互联网医院的医疗质量和安全是互联网医院能够做大做强的生命线”。苏国海书记在讨论中反复提到,保障医疗质量安全要做到线上线下融为一体。“互联网医院整个的管理和实体医院是相似的”,苏书记表示,二者医疗的核心制度相同,包括医生职业的资格、电子病历、检验结果、处方、电子签名、信息保密等。苏书记认为实体医院自身先要有非常完善的制度,才能够确保互联网医院的医疗质量。

陶红主任在讨论中介绍了深圳市人民医院的做法,医疗方面的数据安全由信息科负责,网络医院负责互联网服务项目上的质量管控,直接把线下医院质控科的规制导入到互联网医院里面。与此同时互联网医院还和广东省监管平台对接,做到整个诊疗全程有记录、可追溯。“互联网医院也有和实体医院不同的方面”,陶主任也指出了互联网医疗质量保障的隐忧。“由于互联网医院的去时空化,医患纠纷的情况会更复杂”,陶主任认为,为进一步保障医疗质量和安全还需要制定一系列针对业务态、业务流和服务项目相应的行业规定和质量标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LateLierphotographie.com